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:

康旗股份加码保险经纪,实业转型金融科技服务遇投入产出难题

2019-06-19 08:09:28 来源:蓝鲸财经
蓝鲸财经 更多文章>>

(原标题:康旗股份加码保险经纪,实业转型金融科技服务遇投入产出难题)

近日,康旗股份(300061.SZ)公告称,与重庆车云数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车云数字”)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,拟以车险为合作起点,推进业务合作。动作背后,显示着康旗股份继年初推出车险服务以来,再度加码保险业务。

事实上,2018年开始,康旗股份剥离眼镜实业,向金融科技服务公司转型,加速保险布局。先是4亿元入股太平金融服务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太平金服”),成为第二大股东;随后,以0.49亿元溢价收购上海合晖保险经纪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合晖保险经纪”)70%股权,并签订对赌协议。然而,与满怀希望背向的是,合晖保险经纪首年利润状况并未达预期。

整体来看,对于保险经纪业务未来规划,康旗股份拟“两条腿”走路,财险方面推进车险线上业务,主要对接银行信用卡用户;寿险业务通过铺设分支机构方式扩大业务范围。业务人士直言称,前者渠道用户略有受限,更面临同质化产品及激烈行业竞争,而“广散网”的寿险业务模式,潜在成本高,构建保险版图的背后,也还面临投入产出的难题及时滞效应。

剥离实业转型金融科技服务,换道首年康旗股份业绩“变脸”

据了解,康旗股份、车云数字拟发挥各自优势,“以汽车保险为合作起点”,整合车商、汽车终端交易及车后市场等资源,在包括汽车保险、分期支付、会员权益服务、金融导流、数字化营销等领域开展合作,便于康旗股份在细分产业的保险服务、金融服务布局。

2018年,康旗股份主业“变道”,从树脂镜片生产销售业务和金融科技服务协同发展的双主业公司,向金融科技服务公司转型。具体来看,金融科技服务业务主要包括信用卡客户交叉营销业务、航旅消费特征模型服务业务、互联网流量增值分发业务、保险中介服务业务等。

事实上,推进保险布局,也是2018年以来康旗股份亮出的一张“新牌”。2018年6月,康旗股份旗下宁波康旗殷邦投资合伙企业(以下简称“康旗殷邦”)以战略投资身份,向太平金服现金增资4亿元,拿下14.55%股份晋升为第二大股东。

2018年9月,康旗股份拟以自有资金4900万元收购合晖保险经纪70%股权,同时签订一系列业绩补偿条款,包括营收保证、分支机构开设数量等。

彼时,合晖保险经纪尚处于亏损状况,康旗股份以4900万元的价格,溢价受让合晖保险经纪3500万元的出资额,或因标的公司全国性的保险经纪牌照、可从事互联网保险业务的ICP电信增值业务许可证、已开设的分支机构等综合因素所考量。

拿下一张保险经纪牌照的同时,康旗股份声称,收购事项能丰富现有业务模式,“培育和打造新的利润增长点,提升公司整体盈利能力”。

此后,康旗股份打造“红心柚车险”互联网车险品牌,并相继与建设银行、工商银行签约,为银行持卡人提供车险免息分期服务,整体来看,其寄希望于将“红心柚车险”打造为连接银行和车险企业的平台,为信用卡车险客户提供多家车险续保和车主权益服务,如免息分期支付车险等。

转型调整、布局不断的背面,是康旗股份并不乐观的经营状况,2018年,即剥离眼镜业务的首年,其即面临业绩“变脸”。2019年4月19日,康旗股份披露《2018年度业绩预告及业务快报修正公告》,对各项利润进行大幅调整。早前公告中,康旗股份预计2018年实现营收22.55亿元,同比增加13.47%;营业利润4.14亿元,同比上涨21.89%;修正后,营业利润为-6.86亿元,归母利润-7.88亿元。

对于业绩突变原因,康旗股份表示,主要是对全资子公司上海旗计智能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旗计智能”)形成的商誉及评估增值的无形资产减值增加所致,该部分金额高达11.9亿元。转型关口的巨额亏损,也给康旗股份剩余的金融科技服务业务发展带来经营压力。

康旗股份保险经纪业务推进不如预期,财寿险“两条腿”走路各有坎坷

剥离眼镜生产实业后,康旗股份全数“押注”转型金融科技服务业务,保险布局更是其发力重点。一年时间,从入股保险系综合金服平台,到收购保险经纪牌照,再到推出相应产品,频频动作之下,康旗股份的保险“野心”跃然于前。那么,实际情况又如何呢?

聚焦保险中介服务业务来看。在早前收购合晖保险经纪时,康旗股份即与交易对手签订对赌协议,立下“军令状”。财务指标方面,2018至2020 年度,合晖保险经纪经审计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不低于人民币1.4 亿、1.6 亿和 2.0 亿,寿险收入逐年增长。运营指标方面,2019 年合晖保险经纪拟新增开设并运营 5 家分支机构,2020 年、2021年分别拟新增开设并运营 10 家、15家分支机构。

“金融监管政策趋紧,合晖保险经纪产品同质化严重,传统车险经纪业务毛利率低于预期,其他保险经纪业务增长缓慢”,康旗股份在2018年年报中坦言,实际销售额较预计销售额虽有较大提升,“但贡献利润不但未能达到增长预期,反而有所下降”。数据显示,合晖保险经纪2018年9月并入康旗股份财务报表,收购日至年末,收入1319.12万元,净亏损243.82万元,2018年业绩指标未达预期。

为扭转亏损态势,2019年,合晖保险经纪计划调整业务模式,减少车险线下业务,转型线上,同时加大和完善线下寿险业务,包括优化线下团队,促进线下业务扩张。康旗股份预计称,合晖保险经纪将于2019年重回上涨趋势,2019年及以后年度销售增长率将保持在12%-15%。

“假如基数过低,年度销售增长率在12%-15%是有可能实现的”,保险业内人士王立刚对蓝鲸保险分析称,同时提醒,需注意潜在费用成本,“分支机构固定成本不高,主要是队伍成本”。在王立刚看来,除非具备足够大的流量平台,否则寿险业务难以单线推进,还需要线上线下综合并进,但人力费用支出并不低。

除此之外,康旗股份拟依托“红心柚车险”平台,将车险业务转移线上,拦在面前的即是自身过于同质化的产品、有限的渠道来源以及行业竞争。“一般汽车上下游企业更具有独到优势”,一位保险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分析称,目前不少汽车产业链相关企业均借助中介服务介入保险行业,相较于半路出家,从实业向金融科技服务转型的康旗股份而言,更具有资源优势。

此外,红心柚车险主要针对信用卡车主,通过B2B2C的模式(保险公司提供产品,红心柚车险整合并叠加增值服务后输出给银行,最终触达投保人),客户源略有受限。

“业务跨产品、跨渠道,有很大的不确定性,并非车商或二手车平台等上下游相关企业,也没有自带流量,难以评价”,中国精算师协会创始会员徐昱琛向蓝鲸保险分析指出,“中介平台本身只能挣1至2个点的费率差价,要做好线上车险并非易事。此外,平台方与保险公司、银行之间是否有足够的议价能力,也有待观察”。

“互联网车险和线下寿险业务共同推进并不是太大问题”,王立刚指出,只要目标明确,股东可承担投资支出,也存有可能性。

“但预计投资和实现实际收益之间,可能时间会很长”,王立刚提醒称,从半实业向全面金融科技服务转型之间存有滞后的产出转换,需要较长时间衡量。(蓝鲸保险 李丹萍 lidanping@lanjinger.com)

上证指数 最新: 2880.00 涨跌幅: -0.11%

热点推荐

郑重声明: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。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证券之星对其观点、判断保持中立,不保证该内容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数据及图表)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有效性、及时性、原创性等。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,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股市有风险,投资需谨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