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- 保险 - 行业公司 - 正文

无力偿还近15亿债务,安信信托所持大童保险三成股权将被拍卖偿债

来源:蓝鲸财经 作者:郭磬雅 2020-11-23 11:27:39
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:

(原标题:无力偿还近15亿债务,安信信托所持大童保险三成股权将被拍卖偿债)

近日,安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“安信信托”、“*ST安信”,600816.SH)披露诉讼进展公告,法院裁定准许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有限责任公司(以下简称“信保基金”)拍卖、变卖该公司持有的大童保险销售服务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大童保险”)32.98%股权,用以偿还约15亿元的债务。

业内人士介绍,安信信托持股大童保险的几年,回报较为可观,作为国内头部保险中介公司,大童保险的三成股权,应当有资本青睐,较之股东方,大童保险或会更为积极寻求理念相合的财务投资者来接盘,避免经营分歧。

对于安信信托而言,当下的要紧事仍是清收重组工作,但就进展来看,较为缓慢。2018年、2019年,安信信托已连续两年出现重大亏损,预计 2020年度净利润仍为负值,逼近退市边缘。

信托保障基金追债安信信托,拍卖大童保险抵债

据悉,*ST安信收到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(2020)京0111民特814号 《民事裁定书》,裁定如下,准许信保基金拍卖、变卖被申请人安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质押的其持有的大童保险32. 98%股权,将所得拍卖、变卖价款优先清偿被申请人安信信托三份《流动性支持协议》项下欠付的流动性支持资金本金 12 亿元及相应的资金占用费、违约金,合计约 14.9 亿元。

蓝鲸保险了解到,2019年4月29日、2019年5月28日、2019年5月31日,安信信托与信保基金签订了三份《流动性支持协议》,为担保项下债权的实现,双方又签订《最高额质押合同》,约定安信信托以持有的大童保险35%股权提供最高额质押担保,担保质押债权范围为主合同项下申请人对被申请人享受的全部债权,质押股权担保的最高债权额20亿元。

但在上述合同履行过程中,安信信托未能按期、足额向信保基金偿还资金占用费,且流动性支持资金到期后,也未偿还流动性支持资金本金,构成违约。

故而,信保基金开始“追债”,向法院提起上诉,要求拍卖、变卖安信信托所质押的大童保险相应股权,用于偿还债务。

安信信托对大童保险的持股,要追溯到2015年,当年7月,安信信托在复牌提示性公告中称,基于对未来发展信心及继续增强公司竞争力的需要,提升盈利水平和业绩,维护股价的合理与稳定,正商洽以3亿元以上自有资金投资大童保险。次年,安信信托以5.08亿元拿下大童保险35%股权,加速金融板块布局。2019年12月,大童保险进行了新一轮融资,安信信托持有的股比稀释至32.98%。

持有4年以来,大童保险也为安信信托提供了较为丰厚的投资回报,公开数据显示,2016年至2019年,投资收益分别为162.85万元、6392.95万元、8292.94万元、6408.49万元,截至2019年年末,总投资收益约2.13亿元。

截至2020年10月末,安信信托持有的大童保险32.98%股权,账面价值约为6.5亿元,较买入价格有所增值。一位投资人士表示,从收益来看,安信信托对大童保险的持股可谓一笔不错的财务投资,最后的拍卖估值价或较账面价值有溢价,应当有资本青睐。

不过,保险业内人士张明明分析指出,现阶段保险中介公司股权交易市场遇冷,一方面与行业盈利能力不高相关,另一方面也受限于强监管。

一位保险中介公司负责人告诉蓝鲸保险,从行业角度来看,大童保险在国内保险中介公司领域处于头部位置,保费规模、盈利水平都较为可观,该笔股权也相对优质,理应有资本感兴趣,一方面是股权占比相对集中,可成为大股东;另一方面从安信信托持股大童保险的投资收益来看,回报率不错,财务收益有保障。

不过,该位负责人也指出,近年资本对经营传统寿险中介业务的经纪公司,相对谨慎,考虑到稳定期之后的发展瓶颈,更乐于投向具备科技创新、渠道创新的公司,“当股权被拍卖成为大概率事件,预判大童保险会主动出击,寻找经营理念相对一致的接盘方,引入作为财务投资者,经营管理权保留在蒋铭为主的领导团队中”。

对于大童保险股权处置事项,安信信托回应蓝鲸保险称,“一切以上市公司公告为准”。

此前,大童保险董事长蒋铭则对媒体表示,安信信托是公司财务投资人而非控股股东,不参与经营,公司发展与安信信托所持股权处置无直接关系。

安信信托预计2020年净亏损,退市风险逼近

作为A股仅有的两家上市信托公司之一,安信信托当前经营状况,仍不算乐观。

2018年下半年开始,安信信托风险逐步暴露,业绩变脸,多位高管出走。2020年,安信信托收到银保监会上海监管局出具的《审慎监管强制措施决定书》以及《行政处罚决定书》,经调查认定,安信信托在业务中存在多项违规行为,被暂停自主类资金信托业务以及限制向股东上海国之杰分配红利,并处以1400万元罚款。

此外,由于安信信托在前期的信托业务中签署了部分兜底协议,由此引发的诉讼数额较大。发生的多起诉讼显示,安信信托存在以签署《信托受益权转让协议》、《框架合作协议》或出具《流动性支持函》等形式提供保底承诺等事项的情况。截至 2020年 6 月 30日,因提供保底承诺等原因引发诉讼 40宗(存续),涉诉金额高达178.05 亿元。

对于存量项目的风险化解仍是重中之重。安信信托表示,清收工作是今年的工作重点,将在认真梳理存续项目资产基础上,进一步明确阶段性清收目标和具体方案,先易后难注重实效,针对每个项目排出清收处置时间表,积极采取多种手段如资产转让、资产重组、交易对手再融资、增强风控措施、破产债权救济、司法保全、诉讼等方式对到期项目进行清收,对底层资产进行变现,切实落实资产清收工作。

数据显示,2020年上半年,安信信托的信托业务兑付本益共 186.97 亿元,其中主动管理类信托兑付投资者本益 74.21 亿元;通道类业务兑付本益 112.76 亿元。同时,通过资产清收,2020年 1-6 月固有业务收取信托报酬 1.53 亿元,以增加固有业务的流动性。

重组工作也在同步进行中,目前,安信信托与上海电气(集团)总公司等企业及相关方协商重组方案,在有关部门和重组工作组指导下开展风险化解的相关工作。

“原本以为是很明朗的,但目前形势看来可能也存在不确定的因素,并没有更新更权威推进的具体措施,重组方应当也在仔细评估债务规模、资产质量以及流动性,以及到期信托计划如何兑付,信托业务与固有业务之间的关系等,相当错综复杂”,上海律师协会信托计划委员会副主任冯家庆对蓝鲸保险分析道。

值一提的是,在三季度报告中,安信信托坦言,2020年 1-9 月计提金融资产资产减值损失及公允价值变动损益约 35.05 亿元,“受此影响预计 2020年度净利润为亏损”。而在前两年,安信信托已然发生重大亏损,2018 年度发生净亏损人民币 18.34 亿元,安信信托 2019 年度发生净亏损人民币 39.94 亿元 ,退市风险步步逼近。

“由于信托公司业务的复杂性与特殊性,其在金融业态中重要性不断提升,我们也需要更关注信托行业的风险,以及风险所带来的一些衍生问题和后果”,冯家庆指出,“经济形势越来越多元化、复杂化,安信信托的事件也警示我们,花无百日红,行业有周期,市场有风险,需要敬畏风险,更合规审慎地开展业务”。

微信
扫描二维码
关注
证券之星微信
APP下载
下载证券之星
郑重声明: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。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证券之星对其观点、判断保持中立,不保证该内容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数据及图表)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有效性、及时性、原创性等。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,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股市有风险,投资需谨慎。
网站导航 | 公司简介 | 法律声明 | 诚聘英才 | 征稿启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用户反馈
欢迎访问证券之星!请点此与我们联系 版权所有: Copyright © 1996-